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兴亮的IT老巢

刘兴亮,笔名后土豆时代,英文名Lantis Liu,山西吕梁人氏,现定居北京。

 
 
 

日志

 
 
关于我

刘兴亮,山西柳林人,知名互联网专家,资深战略、营销顾问。 DCCI互联网研究院院长,新媒体天使会创始人兼合伙人。 CCTV财经频道、北京电视台、央广经济之声等特约评论员。 中关村数字产业联盟副理事长,新传媒产业联盟副主席,山西互联网产业促进会会长,新浪微博社区委员会成员,江苏信息服务产业基地专家顾问,河北省网络舆论特邀咨询顾问,中外企业家俱乐部创始会员,全球移动互联网联盟(GMIU)联合发起人,互联网协会特聘专家,电子商务协会专家委员会成员,计算机学会AC委员,IT龙门阵联合创始人兼主持人。

网易考拉推荐

从死亡博客事件反思人肉搜索  

2008-04-03 10:16:26|  分类: IT业●挨踢挨踢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如果不是金错刀老兄,我也被Google骗了,以为Google真的推出人肉搜索了。他的博文《病毒营销与Google人肉搜索》开头是这样的:“今天,估计好多人被GOOGLE的人肉搜索给骗了——我们一编辑差点想做个这方面的选题。每年的4月1日,GOOGLE的愚人节整蛊已经成为一个全球关注的节目,病毒营销能做到这一地步,也是一个顶尖级的案例了。”

很惭愧,我就是他估计的那“好多人”之一。一方面怪我很傻很天真,一方面怪Google很好很强大。当然,我究竟是不是很傻很天真,Google是不是很好很强大,这不是我们今天要讨论的话题。从Google的人肉搜索的事情,我想到了近来在网络上火爆的“死亡博客”事件。

31岁的女子姜岩在博客上诉说自己丈夫有外遇后,从24层跳楼身亡。此后,北飞的候鸟、大旗网、天涯3家网站纷纷刊登和转载网民对此事进行评论的帖子。在这些文章中,姜岩的丈夫王菲成了备受谴责的焦点。因不堪忍受,王菲将上述3网站等诉至朝阳法院,索赔13.5万元。

今天,我就拿出来说的是王菲的遭遇。据王菲称,他的生活受到多方面的恶劣影响。在网上,他不断收到恐吓邮件,甚至部分网友扬言要“通缉和追杀”他。在工作中,很多网友将此事闹到自己的单位,王菲因此遭到辞退,其他单位一接到王菲求职也退避三舍。在生活中,王菲父母的住宅被人多次骚扰,门口被贴满诬陷恐吓的标语……

下面,请允许我扯远一点,再说说信息的事情。

以前,我们发愁没有信息。后来有了信息,我们又发愁信息不够多。现在信息泛滥了,我们又发愁信息太多了。

信息太多并不可怕,可怕之处在于信息没有被整理,可怕之处在于很多是垃圾信息。现在信息泛滥到了什么地步呢?我们平时举手投足间都是各种信息,工作时有、吃饭时有、等电梯时有、甚至上个卫生间都不能安宁。口袋里装的那个简直不是手机,而是手雷。比如我,一天至少接五六个骚扰电话,二三十条垃圾短信。

真是到了信息时代了,信息猛于虎啊。

当信息过多时,其实就等于没有信息。有的情况下,甚至还不如没有信息。比如分众无线,没有对我构成骚扰之前,与我相安无事。如果对我构成了骚扰,我就会对这个企业产生一些看法,一些不好的看法。这个时候,进行这些垃圾推广还不如不做。如果中国的电子商务、移动商务被这些垃圾信息所淹没,后果将不堪设想,那将是对整个产业的一个打击,一个致命的打击。长此以往,国将不国,产业将不产业。

类似于分众无线的这种做法,是受到很多企业欢迎的。企业在应用这些信息的时候,根本没有为消费者的权益考虑。殊不知,水可以载舟,亦可以覆舟。作为一个良性发展的企业,应该避免自己被带入这场垃圾信息的浑水之中,要做传播,还是规规矩矩的去做。

罗哩罗嗦这么多,只是想说明一点,现在信息真的太泛滥了。但所有别的信息泛滥的渠道加在一起,估计也没有人肉搜索来的多。

据说,中国已是全球第一大网民最多国家,将近2亿的网民形成一股新势力,而网民的愤怒形成所谓“网上通缉令”,透过“人肉搜寻”查出网民的个人资料,将其曝光,透过扰乱他人生活替苦主讨说法、惩罚做坏事的人。

除了近期的“死亡博客”事件,类似的几乎相同的案例还有“虐猫事件”、“铜须门事件”、“流氓老外教师”等等。

人都有感性和理性的一面。当然,对待任何事情,我们不可能既感性又理性,对待某一事情的某一时刻,我们要么是出于感性,要么是处于理性。当然,作为一个有血有肉的活生生的个体,我们通常是以感性的时候较多。看到这些事情,我也恨不得把这些家伙揪出来,扇丫两耳光。

比如在上诉的几个人肉搜索的事件中,刘兴亮第一反应也是义愤填膺,第一反应估计也会投入到人肉搜索的大军中,或者为之摇旗呐喊。但当我们冷静下来的时候,这些人受到的惩罚是不是大了点?

我想起了在大学读书时候的一幕。大学读书期间,由于校园比较大,很多同学都有自行车,同时,丢车也是一件很头痛的事情,烦不胜烦,我在读书期间就丢过三四辆,因此特别痛恨偷车贼。记得有一次,某个晚上八九点钟的时候,一个偷车贼被几个同学抓了个现行,然后愤怒的同学们一拥而上,纷纷用拳脚发泄积怨。当时旁边是个工地,还正在施工,民工兄弟们还用工地的探照灯聚焦到偷车贼那儿。结果当然是偷车贼一命呜呼,估计动手的同学们有上千人。当时我就在旁边,胆小的我没敢挤进去。

那一幕对我很是震撼,以至于很多年后还都经常被激发出来重现。比如“死亡博客”事件、比如“铜须门事件”事件等等,都迫使我一次次从脑海中调出那一幕。

偷车贼有罪,但罪不致死。我们通常会认为,对于这样的人,我去“扇丫两耳光”是天经地义的。仔细想想,确实也没错。但是如果是上千人都去“扇丫两耳光”呢?后果会怎么样呢?

同样,如果两亿网民每个人都上去“扇丫两耳光”呢?

对于泄露信息的单位、团体、网站、公司等,我们可以用法律的手段来制裁,而且也必须用法律手段来制裁。但对于人肉搜索,恐怕法律手段执行起来很难,我们只能用道德的手段,或者用引导的手段。

人搜搜索,对于遏制“周老虎”、“刘羚羊”是有效的,但对于一些道德的事件,我们还是要掌握好一个“度”字。最根本的还是要提高网民的隐私权意识,法律不能包治百病。否则,所有的网民都是行走在隐私权的边界上了。谁又想行走在隐私权的边界上呢?(作者:刘兴亮)

  评论这张
 
阅读(7635)| 评论(3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