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兴亮的IT老巢

刘兴亮,笔名后土豆时代,英文名Lantis Liu,山西吕梁人氏,现定居北京。

 
 
 

日志

 
 
关于我

刘兴亮,山西柳林人,知名互联网专家,资深战略、营销顾问。 DCCI互联网研究院院长,新媒体天使会创始人兼合伙人。 CCTV财经频道、北京电视台、央广经济之声等特约评论员。 中关村数字产业联盟副理事长,新传媒产业联盟副主席,山西互联网产业促进会会长,新浪微博社区委员会成员,江苏信息服务产业基地专家顾问,河北省网络舆论特邀咨询顾问,中外企业家俱乐部创始会员,全球移动互联网联盟(GMIU)联合发起人,互联网协会特聘专家,电子商务协会专家委员会成员,计算机学会AC委员,IT龙门阵联合创始人兼主持人。

网易考拉推荐

千古风物天一阁  

2008-06-15 00:55:30|  分类: 随笔●随便几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初闻天一阁,始于余秋雨先生《文化苦旅》中的那篇名作《风雨天一阁》。大抵是1995年吧,在家兄刘继兴的推荐下,我细细咀嚼了《文化苦旅》,惊诧于作者的文笔以及笔下的山水历史,当然最感叹的是背后的那一声声叹息。这本散文集中的大部分作品都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其中印象最深刻的是两篇:一篇是《抱愧山西》,另外一篇就是《风雨天一阁》。

 

余秋雨直到43岁才无意间发现晋商这个让他“大吃一惊的事实”。由于《抱愧山西》一文,让刘兴亮发现自己先辈们的辉煌的时间比余秋雨的年龄提前了很多年。不过作为一个山西人,这已经很惭愧了,一个山西人是从宁波人的作品中才知晓了自己祖先那厚重的历史。后来,我每每想起,总是很汗颜。这是一种历史的阻隔、文化的阻隔。

 

当看到《风雨天一阁》时,又一次读到这种有趣的阻隔:“不知怎么回事,天一阁对于我,一直有一种奇怪的阻隔。照理,我是读书人,它是藏书楼,我是宁波人,它在宁波城,早该频频往访的了,然而却一直不得其门而入。”宁波的文化人余秋雨登上宁波文化的标志天一阁时,已经年届44岁了。

 

不过,余秋雨终于来了。他登上天一阁的那个夜晚,风雨交加,“院子里积水太深,才下脚,鞋统已经进水,唯一的办法是干脆脱掉鞋子,挽起裤管趟水进去。本来浑身早已被风雨搅得冷飕飕的了,赤脚进水立即通体一阵寒噤。”

 

导游介绍完天一阁的梗概后,特意插了一句,“现在很多人都是看了余秋雨的文章《风雨天一阁》之后来这儿的,你看过那篇文章吗?”说完便直勾勾的看着我,可能觉得我应该是个读书人吧。“我也是”,我连忙应到,不能让宁波人小瞧了外乡人。

 

是夜,我返回北京。重读那篇文章时,心想余秋雨其实去的一点都不晚。如果时间提前二十年,则未必能写出这样一篇能给天一阁带来如此多门票收入的佳作。

 

 

到宁波出差,每天安排的满满当当。第二天下午考察完高新区之后本来还有丰盛而热闹的晚宴,还有很多地方官员作陪。但因为晚上还约了个朋友谈事,我吃到中途便匆匆先行离去。在出租车上,看到车上的触摸屏,便把玩起来,宁波真实发展很快,北京的出租车上都还没这玩意呢。当点到宁波的旅游介绍时,我不禁惊叫起来,“原来天一阁就在宁波啊”。毕竟我读完《风雨天一阁》已经13年过去了,已经不能把它和宁波划上等号了。但是这些年来,天一阁始终还留在我的记忆深处,这不,那一刻的惊叫惹的司机回头看了我好几眼。

 

第三天下午去机场前,我努力给自己空出了一个半小时。一个半小时,对于我心目中珍藏了十几年的天一阁来说,肯定是不够的。但我也没有更多的时间了,因为在这之前,我还约了一个我们的投资人、一个谈合作的政府官员。

 

在天一阁的正门外面,是一条长长的巷子,名字叫做天一街。由于端午小长假刚过,天气又不停的在下雨,所以除了我之外再无游客。存包的时候,我问了下小长假那几天的人数。“每天都有几千人吧”,唯一的一个女工作人员一边帮我喊导游一边回答我。

 

天哪,这样的一个去处如果一天有几千人挤在里面,还有什么感觉吗?这一刻,我第一次对这雨天产生了谢天谢地的感觉。

 

 

在宁波呆了三天,天天下雨。在游览天一阁时,雨下的更大。这雨虽然没有余秋雨那次的大,但也不小,这不,除了我之外,把别的游客都阻隔了。

 

每到一处游览,我都记游记随笔的习惯。可是这一次,我却犯难了,因为时时刻刻心里装的那篇《风雨天一阁》。

 

唐代诗人崔颢到武汉黄鹤楼时,曾经写过一首著名的《黄鹤楼》。后来李白也来到了黄鹤楼,面对滚滚东去的大江,诗情洋溢,正想写首诗时,一抬头看见了崔颢的《黄鹤楼》,就情不自禁地读起来,并拍手叫道:真是一首难得的佳作!佩服之余,也打消了写诗的念头,只挥笔在崔颢诗后题了十四个字:“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颢题诗在上头。”

 

无独有偶,唐代另两位大诗人刘禹锡、白居易也曾有过与李白相似的故事。同朝诗人沈佺期、王无竞、李端、皇甫冉各有题巫山诗一首。这四首诗就咏巫山而言,真称得上古今绝唱,要超过他们实在困难。所以,刘禹锡无作而去,白居易亦无作而去。

 

游完天一阁快一周了,我也迟迟不敢动笔。

 

 

天一阁是中国现存年代最早的私家藏书楼,也是亚洲现有最古老的图书馆和世界最早的三大家族图书馆之一。始建于明嘉靖四十年(公元1561年),由当时退隐的兵部右侍郎范钦主持建造。范钦平生喜欢收集古代典籍,后又得到鄞县李氏万卷楼的残存藏书,存书达到了七万多卷,其中以地方志和登科录最为珍稀。乾隆三十七年(公元1772年),下诏开始修撰《四库全书》,范钦的八世孙范懋柱进献所藏之书638种,于是乾隆皇帝敕命测绘天一阁的房屋、书橱的款式,兴造了著名的“南北七阁”,用来收藏所撰修的七套《四库全书》,天一阁也从此名闻全国。明清以来,文人学者都为能登此楼阅览而自豪。

 

天一阁之名,取义于汉郑玄《易经注》中“天一生水”之说,因为火是藏书楼最大的祸患,而“天一生水”,可以以水克火,所以取名“天一阁”。书阁是硬山顶重楼式,面阔、进深各有六间,前后有长廊相互沟通。楼前有“天一池”,引水入池,蓄水以防火。康熙四年(公元1665年),范钦的重孙范文光又绕池叠砌假山、修亭建桥、种花植草,使整个的楼阁及其周围初具江南私家园林的风貌。

 

天一阁面积约2.6万平方米,分藏书文化区、园林休闲区、陈列展览区。以宝书楼为中心的藏书文化区有东明草堂、范氏故居、尊经阁、明州碑林、千晋斋和新建藏书库。以东园为中心的园林休闲区有明池、假山、长廊、碑林、百鹅亭、凝晖堂等景点。以近代民居建筑秦氏支祠为中心的陈列展览区,包括芙蓉洲、闻氏宗祠和新建的书画馆。书画馆在秦祠西侧,粉墙黛瓦、黑柱褐梁,有宅六栋,曰:“云在楼,博雅堂,昼锦堂,画帘堂,状元厅,南轩。”与金碧辉煌的秦祠相映照。

 

 

若论自然风景,天一阁恐怕就是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城市公园。天一阁能成为国家4A级景区,全在它所承载的文化符号。天一阁之所以能成为天一阁,因为它同时具备了以下条件:

 

1、这必须是一个文化人,或者是酷爱文化的人;

2、这必须是一个独到眼光的人,知道哪些书值得珍藏;、

3、这必须是一个有资本实力的人,能够有资本去搞收藏;

4、有资本还不够,还必须有社会地位,因为很多书普通人是搞不到的;

5、在那个时代,要想有那样的社会地位,最好是做官的;

6、这个官员还不能平平稳稳,还必须到处迁徙,各地为官,才能收集那么多地方志;

7、这个人必须能够把藏书作为主业,其他的统统都当作副业;

8、这个官员还不能是小官,必须是大官,这样才能建造这样一个藏书楼;

9、这个人必须人品好,因为一个人的搜集毕竟是有限的,还要靠朋友们的捐赠;

10、这个人还必须是一个好的图书管理员,知道科学的分类、造册、摆架等;

11、这个人还必须是全才,知道怎么防火、怎么防腐等;

12、这个人还必须精通管理学,才能制定出“女子不得上楼”、“代不分书,书不出阁”等;

13、这个人还必须是心理学家,知道怎么威慑后代,比如动不动就规定“不得参与祖祭”;

14、这个人还必须命好,后代中不仅不能出现为非作歹者,还得几代既要出现一两个对藏书楼贡献极大者;

……

 

天一阁要想成为天一阁,概率实在是太小了,远不是中个500万大奖可以比拟的。所以,天一阁是唯一的,唯一能让我们趋之若鹜的精神家园。到了这里,不管你是富甲天下还是为政一方,和范钦比一比,都会感觉自己是多么的渺小,多么的不值一提。

 

现在,有能力搞这样一个藏书楼的人已经很多很多了,或者说更大规模的。然而我们却很少听说,就因为我们有了国家图书馆?

 

 

每个去过大学图书馆或者城市图书馆的人,目的都很明确,要么是“阅览”,要么是“借阅”。“阅览”要办阅览证,“借阅”要办借阅证。

 

范钦规定了“书不出阁”,堵死了“借阅”这条路,那么别人去楼里坐下来阅读总可以吧。对不起,这也不行。他老人家还规定了“外姓人不得入阁”。

 

这下好了,天一阁终于成了范家真正意义上的私家书楼了。那么,范钦藏书的意义在于什么呢?为了让自己的后代们能够饱览群书、学富五车?我查了下,范家的所有后代们的成就不仅没有超过范钦的,甚至连看他的背后的尘土都看不清楚。

 

直到1763年(清康熙12年)明末清初思想家黄宗羲才有幸成为外姓人登阁第一人!允许黄宗羲登阁的是范钦曾子孙(四世孙)范光燮。自此以后天一阁才进入相对开放的时代,但仍只有一些真正的大学者才会被允许登天一阁参观。到解放前大约200年的时间里,总共只有14位大学者能够获得过此殊荣。

 

直到今天,我等凡人还是只能对天一阁讳莫如深。不仅真品藏书看不到,看到的赝品也只能通过一层玻璃。对着天一阁的二楼,我不由得心驰神往,想象着那些大学者们登楼翻书的壮景。

 

终于耐不住,我怯怯的问导游,现在要想登楼,需要什么手续。导游回答看了看我,说要向文化局申请,一般希望不大。看着导游的眼神,我的胆怯又加重了许多。

 

范钦藏书的初衷我们是不得而知了,不过我们要感谢他的那些不能“阅览”和“借阅”的规定,否则天一阁也就不是天一阁了。

 

 

天一阁现在更多的是一种象征意义,一种符号载体。天一阁所代表的私家藏书楼,已经退出历史舞台。这在范钦所处的年代里,是不可想象的。

 

私家藏书楼已经彻底退出历史舞台了,公家图书馆也迟早会有这样的命运。随着互联网和手机媒体的普及,我们到图书馆查资料的时间越来越少了,我已经记不清我上一次到图书馆查资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

 

十年前,如果有人告诉我说大部分的书我都会在电脑上阅读,打死我也不会相信。五年前,如果有人告诉我说大部分的书我会通过手机来阅读,打死我也还是不会相信。可是,它们都实实际际的的确确的发生了。

 

互联网图书馆、手机图书馆都正在向我们走来。许多年后,我们的国家图书馆说不定也会成为天一阁这样的旅游景点。如果这样的事情发生,请不要惊讶,因为今天天一阁的一切,范钦先生那样的奇才也绝对不会料到。(作者:刘兴亮)

 

进入天一阁的一条长长的小巷——天一街

 

正门

 

正门前还有卖水果的小贩,不过那天他们生意不好

 

范钦的石像

这就是传说中的天一阁,两层小楼

 

这块匾是1.0版

 

侧面看天一阁

 

正对面看,树木掩映下,别有风味

 

 

范府正门

 

古代防火墙——把生活区和藏书去隔离开来

 

范钦生前画像

 

禁牌。正是这些规定,保护了天一阁到今天

 

 藏书布局,可惜我们看到的都是赝品

 

天一阁宝书楼书橱字号阁

 

 

美丽的后花园1

 

 美丽的后花园1

 

  评论这张
 
阅读(87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