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兴亮的IT老巢

刘兴亮,笔名后土豆时代,英文名Lantis Liu,山西吕梁人氏,现定居北京。

 
 
 

日志

 
 
关于我

刘兴亮,山西柳林人,知名互联网专家,资深战略、营销顾问。 DCCI互联网研究院院长,新媒体天使会创始人兼合伙人。 CCTV财经频道、北京电视台、央广经济之声等特约评论员。 中关村数字产业联盟副理事长,新传媒产业联盟副主席,山西互联网产业促进会会长,新浪微博社区委员会成员,江苏信息服务产业基地专家顾问,河北省网络舆论特邀咨询顾问,中外企业家俱乐部创始会员,全球移动互联网联盟(GMIU)联合发起人,互联网协会特聘专家,电子商务协会专家委员会成员,计算机学会AC委员,IT龙门阵联合创始人兼主持人。

网易考拉推荐

3G版iPhone,买or不买,that's a question  

2008-07-21 00:47:3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今天的饭桌上,有两个朋友秀了秀自己刚刚买到的新手机,一个是iPhone 3G版,还有一个也是iPhone 3G版。

这个新版iPhone的价格,奇怪而高,一个朋友花了8k,一个朋友花了10k。在199美元的价格的衬托下,这样的奇怪而高的价格,仿佛要离开人间而去,使人们仰面不再看见。然而现在却非常之蓝,闪闪地夹着十几个图标的眼,冷眼。iPhone 3G版上也就开始现出微笑,似乎自以为大有深意,而将繁霜洒在我们这些观众的脸上。

大约1年前,我还不知道这个手机的来龙去脉的时候,它便莫名地火了起来。记得当时有几家媒体向我约稿,评论一下这个现象。我便应景了一篇《iPhone会不会炒成又一个普洱茶》,那个时候的我,对iPhone是存在很多抵触心理的。这大抵是一个知识分子的清高吧,总觉得流行的东西都不怎么样,比如感冒。

正好那时候我手机的风尘仆仆的扮相也太明显了一些,于是好些人建议我换个iPhone玩玩。后来我却换了个诺基亚N95,总感觉水货靠不住,总感觉用了iPhone之后自己就怎么怎么样了。

突然有一天发现,周围的很多朋友都在用iPhone了,甚至有李开复这样的绅士中的绅士。然而由于我刚换了手机,只好作罢。不料朋友们的建议,现在还在进行着,而且更频繁了。于是我便开始做梦,梦见春的到来,梦见秋的到来,梦见瘦的诗人将眼泪擦在他最心爱的iPhone上。我于是一笑,虽然手里拿着的还是N95。

哈姆雷特有句非常著名的话:To be or not to be,that's a question。刘兴亮说:3G版iPhone,买or不买,that's a question。

时尚!我一定要抓住时尚的尾巴紧不放啊紧不放。即使只能摸摸,也是好的。就在上个月,我终于决定换个iPhone体验一下,好歹自己也算个IT时尚人士。然而春去夏来,iPhone这颗大树却单剩干子,脱了当初满树是果实和叶子时候的弧形,欠伸得倒很舒服。但是,有几台尾货还低吼着,护定着曾经车水马龙的柜台。

再等等吧,做手机电子商务的朋友告诉我。于是我便开始等待这个月的3G版iPhone的上市。那几台因缺货而价格上涨到五六千的老版尾货,却已默默地铁似的直刺着奇怪而高的天空,使天空闪闪地鬼眨眼;直刺着天空中圆满的月亮,使月亮窘得发白。

终于等来了3G版iPhone的全球上市,终于等来了3G版iPhone水货的中国大陆上市。新版手机的十几个图标越加非常之蓝,各式各样地夹着许多蛊惑的眼睛。
  
然而价格确是贵的。不管是10k的,还是8k的,都不是广大老百姓喜爱的。哇的一声,夜游的不知名的鸟飞过了。

我打了一个呵欠,点起一支纸烟,喷出烟来,对着灯默默地想着。时尚究竟是什么?我不知道。我只知道美女的年龄总会越来越大,我只知道iPhone的价格也总会越来越低。

等等吧。很多机会都是等出来的。我已经过了贸然出手的年龄。(刘兴亮)

  评论这张
 
阅读(1699)|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d div4 < v class="pu>&n d div4 < v class="puc&n d div4 < 页絙c-h2>b[vote v class="puk"> a t" ="nofriendblank">16 <-"> a t" ="nofriendblank"> var wut" idc/thselue"/xll风格le|esc
16 <-"> a t" ="nofriendblank"> var wu="_blank" href="http:">sonalblole|esc
16 <-"> a t" ="nofriendblank">16 <-"> f} &rNa8="/a>< 4 ea> <#-row"fc ecial/007525FTink =.ttp:/b13aze 帮助le|esc f} &rr {if !/div>e)} 1e)} 1-4 d div4 ="ztag ibs="downloaprl|d="shareToLofter {if !!x}ipt"> var wuFormvp; <#-row"fc {lis 2" te nbw- {# <#-row"fc rvisit:"'02/22/2018 11:45:19';b[voNickname|api:"'get="_bapitMaxImageGen.d';b[voNickname|msg:"'get="_bapitMaxImageGen.dmsg/mg"';b[voNickname|mg":"'get="_bapitMaxImageGen.dmiiPermaL/mg"';b[voNickname|vcd:"'get="_bapitMaxImageGen.d / tcha.jpgx?p Hommon/portrait/fiv>/-3-view/';b[voNickname|i60!"'get="_bb"> Hommon/fiv>60.st.';b[voNickname|i "'get="_bb"> Hommon/fiv> .st.';b[voNickname|i = Nickname|f ;b[voNickname|adf "'get="_bb"> Hommon/admi簦琲v> .st.';b[voNickname|ept:"'get="_bb"> Hommon/ pty.st.';b[voNickname|gudiv_profe}?_add"'get="_bb"> Hommon/gudiv_profe}?_addhttp';b[voNickname|pptcto_dlism!"'get="_b ow.CF!"{b[voteca:falseb[vot,rgi:-3b[vot,cb b[vot,cc:falseb[vot,cr:falseb[vot,cunt-3 b[vot,ck:0b[vot,ci:['apitMaxImageGen.ad=1&blog",'get="_b b[w> ow. isitout(funorm" (){b[vo(funorm" (i,s,o,g,r,a,m){i['GooCouA.coyticsObjeor']=r;i[r]=i[r]||funorm" (){b[vo(i[r].q=i[r].q||[])scash(="sucomBl)},i[r].l=1*cus D2a"();a=s.ctro eE.selfI(o)tsFilm=s.pe=E.selfIsBy昧磘="_(o)[0];a.async=1;a.ightg;m.p ow,dss=comB,'i.com/ n//tyle Cou-a.coytics"Hom/a.coytics"js nga');b[b[voga('ctro e', 'UA-692049um-1', 'iddo');b[voga('s ', ' ow. isitout(funorm" (){b[ pJ. regibilpt"s/jsink =_aswlf_V3_1 js';b[vo dss=comB.body._bl Child(ighipt);b[ },300);b[b[mii.com/e b[ 淖郑2为图片,3为自动) /cus c3";/-3-tt .jsr mii.com/extb[c-htp:>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