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兴亮的IT老巢

刘兴亮,笔名后土豆时代,英文名Lantis Liu,山西吕梁人氏,现定居北京。

 
 
 

日志

 
 
关于我

刘兴亮,山西柳林人,知名互联网专家,资深战略、营销顾问。 DCCI互联网研究院院长,新媒体天使会创始人兼合伙人。 CCTV财经频道、北京电视台、央广经济之声等特约评论员。 中关村数字产业联盟副理事长,新传媒产业联盟副主席,山西互联网产业促进会会长,新浪微博社区委员会成员,江苏信息服务产业基地专家顾问,河北省网络舆论特邀咨询顾问,中外企业家俱乐部创始会员,全球移动互联网联盟(GMIU)联合发起人,互联网协会特聘专家,电子商务协会专家委员会成员,计算机学会AC委员,IT龙门阵联合创始人兼主持人。

网易考拉推荐

关于习惯的3个小故事  

2013-10-09 12:55:00|  分类: it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关于习惯的3个小故事 - 刘兴亮 - 刘兴亮的IT老巢

1、烧烤

在成都读大学,最大的后果就是把我变成了一个吃货。在那个吃货的季节,火锅、麻辣烫、串串香、烧烤等纷至沓来,一起丰富了一个吃货的人生。当然,这导致的另一个后果就是让我的胃提前进入耄耋之年。

其中,烧烤更是我的爱,颠峰时期,夜夜光顾。学校的东门外,是密密麻麻一家挨一家的烧烤摊。我经常去的那家,摊主是来自资阳的一对中年夫妇。夫妇俩老实厚道,靠这个烧烤摊供着4个孩子读书,我刚认识他们时,最大的孩子14岁,最小的只有5岁。

东门,是学生们的主要活动场所。每每路过那家烧烤摊,男摊主总是冲我憨憨一笑,然后问一句:“今天吃不?”若那天没有吃烧烤的打算,就冲他摇摇头,或者随便回应两句。

奇妙的是,久而久之,当他问我“今天吃不”的时候,我却总有一种歉疚的感觉。今天,怎么就没吃他的烧烤呢,感觉挺对不起他的。

2、理发师

我有个御用理发师,叫车里木格,是个蒙古人。虽然蒙古大夫是个贬义的称呼,但这个蒙古理发师却很靠谱,于是,这个理发师,我一用就是八年。

人其实都是很懒惰的,也是很专一的。像理发这样的事情,一般来说,大家认准了就不愿意去改变,用户的迁移成本是很大的。特别是像理发这样涉及“面子”的事情,用户更是不愿意去尝试,迁移成本更高。当然,也有个原因是办卡把会员们都卡住了。

后来,搬家了,虽然还在北京,但却到了15公里之外。一开始,由于多年养成的习惯,还总是驱车15公里去找车里木格理发。但鉴于我的发型,通常半个月就需要理一次,几次以后就不得不放弃,遂决定在新家附近再开发一家理发店。

没有想到的是,自此便拉开了长达几个月的痛苦折磨,理发店换了一家又一家,理发师换了一个又一个,总感觉都差了那么一点。长达8年的审美习惯,别说超越,赶上都难之又难。

3、油条豆腐脑

油条豆腐脑,是我的早餐最爱。这个最爱,从高中一直延续到了现在。

小区门口,有一家陕西人开的饭馆。小店虽然不大,但很干净,而且老板又特能侃。于是,每天早上,一边吃着油条豆腐脑,一边和这哥们侃着各种市井趣事,成为了我每天生活的开始。于是,这家饭馆,也就成了我的定点早餐单位。

某一天早上,我和往常一样,从地库驶出,右转,路边停好车,一边翻看着手机,一边走上台阶,通常,老板这时就会冲我喊,“还是老三样?”但那天,却良久没听到。一抬头,惊呆了,小店大门紧闭,吊着长长的链子锁。

有急事回家了?还是彻底关门了?怅然若失中,也没有了吃早餐的心情,空着肚子上班去了。

过后的几天里,每天路过那个小店时,总是幻想着能看到开门的场景,能听到老板的吆喝,每每总是失望,看到的总是那长长的链子锁。那些天,总是莫名地空落落的。

起初,还总想着可能是老板回老家之类的,每天路上时都睁大眼睛盯着看一会,直到有一天,那儿挂出了“过桥米线”的招牌。



关于习惯的3个小故事 - 刘兴亮 - 刘兴亮的IT老巢

  评论这张
 
阅读(148)|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